你的位置:首頁››男頻››軍事››熱血少年

熱血少年湯祈岑、徐曉璐-著

主角:賀紅衣 吳乾
2019年青春熱血劇《熱血少年》同名劇改小說。上個世紀20年代的上海,列強割據,軍閥混戰。閔行區平民吳乾為了給好兄弟衛乘風的奶奶治病,參加了洋人舉辦的萬術大會,希望贏得高額獎金,同時結識了充滿正義感和愛國情懷的賀紅衣。怎料吳乾沒有拿到獎金,卻卷入了洋人與軍閥的紛爭中。
字數:87.75 萬字狀態:完本時間:2019-10-15 08:45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舉報
舉報本書
舉報類型:
舉報內容:
聯  系 人:
聯系方式:
  • 作品簡介
  • 目錄
  • 推薦閱讀
  • 書友評論

2019年青春熱血劇《熱血少年》同名劇改小說。上個世紀20年代的上海,列強割據,軍閥混戰。閔行區平民吳乾為了給好兄弟衛乘風的奶奶治病,參加了洋人舉辦的萬術大會,希望贏得高額獎金,同時結識了充滿正義感和愛國情懷的賀紅衣。怎料吳乾沒有拿到獎金,卻卷入了洋人與軍閥的紛爭中。

精彩閱讀

上海租界內,歌舞升平,花園洋樓,電燈汽車。而距離租界不遠的一片棚戶區,則破敗不堪,景象頹然。

暗夜迷霧之中,兩個洋人提著皮箱,神色警惕地走入棚戶區的街道。忽然,一輛黃包車停在二人面前。

“二位應該聽說過,和三叔交易的規矩,一向如此。”車夫白毛將兩根寬布條遞給洋人。

兩個洋人認為這樣的要求簡直無禮透頂,但一想到傳聞中三叔的貨從來沒有問題,也就認了,老老實實將寬布條蒙在眼睛上,坐上了白毛的車。

白毛拉著兩個洋人兜兜轉轉,跑了半個時辰才停下。洋人迫不及待摘下眼罩,只見面前的街道上白事商鋪綿延無盡,“冥”字歪歪扭扭貼滿門簾,白紙花漫天飛舞。白毛引著二人來到“千古白事店”門前,周圍漆黑一片,陰森恐怖。

“這是什么地方?”兩個洋人不禁脊背一陣冰涼。

白毛嘿嘿一笑,“聽過城隍廟吧?這是縣隍廟。”

恰時,店門從內打開,露出一張帥氣逼人卻不失狡黠的鮮嫩面龐,“Please”。細看之下,這張英俊的臉頰上竟然還貼著一小塊煞風景的膏藥。此人正是棚戶小霸王,吳乾。

千古白事店中一片昏暗,只在屋內四角燃著幾根小蠟燭,映出土夫子打扮的吳乾和董大錘。吳乾示意董大錘亮貨,大錘打開箱子,箱內的夜明珠頓時發出耀眼光芒,照亮了吳乾嘴角的微笑。

“我老子和張德公公拜過把子,指的地兒好貨出了不少,拳頭大的夜明珠就這么一對。”吳乾得意地看著箱子中的夜明珠。

洋人拿出放大鏡湊上前,準備拿起夜明珠細看。

吳乾將他的手打掉,“連個手套都不帶,劃了皮蹭了灰賠得起嗎?你們到底是不是收古董的!”

“是是是。”洋人連忙拿出手套。

吳乾卻直接合上了箱子,“跟我交易,就得聽我的規矩,我從不驗貨!”

兩個洋人用英文嘀嘀咕咕半天,思忖半晌,只得讓步。吳乾見洋人妥協,心下暗喜,于是更加放心大膽地裝模作樣起來,要求驗洋人的貨。

“不是不驗貨嗎!”洋人一臉震驚。

“那是我的貨不用驗!”吳乾毫不讓步。

洋人無奈,從皮箱里小心翼翼地捧出一尊玉磬。吳乾拿起玉磬裝模作樣地把玩著,偷偷打量洋人的神情,見洋人萬分寶貝地盯著玉磬,心下頓時了然,這一定是個好東西,于是極力克制內心的興奮,冷著臉沖洋人比了一個給錢的手勢。

洋人拿出一疊大洋,“這是有龍紋的玉磬,然后我再加一百大洋,一起換你的夜明珠。”

吳乾搖搖頭,“No,No,No,還得再加五十大洋。”

“What?!”

吳乾指指自己臉上的膏藥,“為了這珠子我差點死在地下,你看看我的臉?”

董大錘推出一架手推床,上面躺著渾身纏滿繃帶的阿蛙,身上的腐爛之氣和膿血讓洋人退避三分。其實,手推床上有兩個洞,阿蛙的雙腿就藏在里面……

吳乾指指可憐的阿蛙,不依不饒道,“還有,我兄弟腿都斷了,工傷,也得算在買家頭上!”

兩個洋人再次用英文嘀咕著,很顯然那個金發洋人同意這筆交易。吳乾瞄準時機,果斷從金發洋人手中抽出三十大洋,又從他胸前摘下一只懷表,俏皮說道,“錢貨兩清。”

兩個洋人得了夜明珠,也不愿再多計較,索性趕緊蒙上眼罩,催促白毛帶他們離開。

洋人離開后,吳乾立刻幫阿蛙解開繃帶,夸贊阿蛙今天的扮相逼真。董大錘則看著手上的玉磬,有點懷疑道,“有錢,這洋人給的東西,會不會有問題啊?”

“東西我看不懂,但那兩人的表情,絕對假不了!再說了,論賣假貨,洋人怎么比得過我們!”吳乾一臉得意。

白事店角落里的儲物箱中堆放著許多骨灰盒,而每一盒中,都裝滿了假夜明珠……

店外,白毛拉著兩個蒙著眼的洋人還在原地轉圈。吳乾忍著笑做了個撤離的手勢,白毛點點頭,拉著洋人一路走遠。

街邊還有人在幫著燒草放煙,營造白事街的陰森氛圍。吳乾撕下臉上的膏藥,示意眾人收工。眾人紛紛熄滅煙草,把各家招牌上的白布扯掉,露出本來的招牌——原來都是藥鋪、雜貨鋪等正常店鋪。棚戶區的純良群眾們,全都是小霸王吳乾的得力助手……

此時,白毛拉著兩個洋人再度回到棚戶區街道,黃包車停下,洋人摘下眼罩,看看面前熱鬧的街景,并沒認出這是剛才來過的白事街,只顧欣喜地抱著夜明珠盒子,匆匆上了另一輛黃包車。

吳乾看著洋人遠去的背影,得意偷笑道,“做戲做全套,明天上午八點,把花姐請來!”

花姐,人稱花蝴蝶,身段緊致而豐腴,偏又喜穿緊身旗袍和細高跟,手中常持一把精致小扇,扇子和假睫毛同時嬌媚煽動,看到她不心顫的異性至今還沒有出生,不過——看到她素顏的異性大概都死了……

濃妝艷抹的花蝴蝶得意地展示自己的化妝箱,“我花姐給人化妝可是很貴的,有錢,今天這筆買賣你能不能成啊?”

“有花姐這個易容天后幫忙怎么會不成,之后給你個大紅包。”吳乾滿臉堆笑。

“紅包就免了,不過最近劇院總有人騷擾我,討厭得很,今晚八點我跟完妝,你來接我。”

“好嘞!還勞煩花姐多給我介紹幾個劇院的漂亮小妞!”

片刻之間,花蝴蝶便將吳乾和董大錘打扮成了親媽都認不出的模樣。

吳乾看看鏡子里的自己,不禁疑問,“花姐,我這看起來像洋人嗎?不像啊!”

“我給你畫的這叫混血!混血知道嗎?真正的洋人還沒你好看呢!”

化妝成混血洋人的吳乾和董大錘蒙上眼罩,上了一個“土夫子”的黃包車,帶著從洋人那里得到的玉磬,去與真正的三叔交易。

黃包車一路奔向城外,幾輛自行車遠遠跟著,帶頭的人正是一身巡捕打扮的衛乘風——吳乾的發小。周圍越來越安靜,黃包車終于停下,吳乾和董大錘摘下眼罩一看,正身處一個昏暗陰森的倉庫之中。

“聽說毛子拿走的東西,你們都能收到手,可以啊。”三叔冷冷地看著吳乾。

“那三叔您的東西呢?給我們驗驗貨。”

“我從不驗貨,跟我交易,就要聽我的規矩。”三叔一臉冷漠。

這套路吳乾再熟悉不過,但還是假裝咬咬牙,做出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道,“好,江湖上說,三叔的貨從來沒有問題,我信你!”

“那你的貨呢?”三叔笑了笑。

“不是不驗貨嗎?”吳乾繼續裝。

“是我的貨不用驗!”

吳乾裝作無奈,學著洋人的樣子小心翼翼拿出玉磬。

三叔用放大鏡將玉磬仔細觀察一番,深知這是好貨,臉上禁不住泛起笑意,示意助手再送兩個貴妃夜壺給吳乾。吳乾接過貴妃夜壺聞了聞,一股惡臭襲來,禁不住揉鼻子,不小心把貼的假胡子揉掉了一半。

三叔盯著吳乾的臉,禁不住瞇起眼睛,“我好像在哪見過你。”

“我,我千真萬確是從南洋來的,混血!看著眼熟也正常。”吳乾躲避三叔的目光。

“吳法天!你是吳法天的兒子,三年前我就被你們騙過一回!”三叔提起盜墓鏟就打吳乾。

吳乾眼見身份暴露,只得逃跑,但這一趟可不能白來,那玉磬看來真是好東西,吳乾欲與三叔爭搶玉磬,卻被三叔連連擊退,千鈞一發之際,突然,門打開了!

“巡捕!”衛乘風帶著白毛等幾個小弟舉槍沖了進來,“你們被包圍了!”

吳乾和三叔頓時愣住,只見窗外有火光,人影攢動,手上都拿著槍,隨即傳來一串槍聲。

“哼,小巡捕,你今天放我一馬,這里的東西都是你的。”三叔假裝鎮定。

“我不是小巡捕,我是,冷……”衛乘風努力回憶了一下,結巴道,“冷面捕神衛乘風!

吳乾扯著脖子挑釁,“你有種開槍嗎?唬誰呢!”趁衛乘風不備,吳乾奪過衛乘風的槍,同時對三叔大吼,“快跑!”

話音未落,只聽一聲槍響,吳乾倒地不起,血流不止。三叔頓時嚇得哆嗦,猛然跪倒在地。白毛立即帶人上前,將三叔銬起來帶了出去。

衛乘風走到吳乾的“尸體”旁,用手沾了一下地上的血,嘗了一口,“有錢,你真是有錢啊,放這么多糖?”

吳乾一個打挺坐起來,也嘗了嘗自己身上的血漿,接著猛打董大錘的頭,“放這么多糖,你錢多燒的啊!”

阿蛙走進來,“人都捆結實了。怎么樣,我說的沒錯吧,”阿蛙晃晃手中的棍子,“拿根棍子在窗外比劃比劃,再放串炮仗,他們肯定以為是槍!”

吳乾笑了笑,看向衛乘風,“你們怎么這么半天才到?”

“不敢跟太近啊,怕被發現。三叔這個老狐貍,巡捕房都抓他多久了,根本拿他沒辦法。還是有錢你行,想到這種歪招。”衛乘風指指玉磬,“要是沒這個,怎么能把他給釣出來啊。”

“趕緊帶人回去領功吧!抓了這么條大魚,你們老大可沒理由再不提拔你了!”

“有錢……”衛乘風滿目感激,正準備說些肉麻話。

“行行行,趕緊押人回去吧!”吳乾不想起一身雞皮疙瘩,趕緊打住他的話頭。

“集合!”吳乾回到棚戶區,“兄弟們都過來集合!棚戶區第一小霸王,天王老子找我也不換的有錢哥我,回來啦!”

幾秒鐘過去,周圍并沒有人響應。

“派錢啦!錢都不要啊!”吳乾一手提著錢箱,一手叉腰。

白毛、阿蛙、花蝴蝶等人瞬間從各家涌出,一路狂奔而來,從吳乾手中接過銀元,不住地感激著他們的領袖小霸王。

“有錢,吃飯了……”白事店內傳來衛奶奶陰森森的聲音。

白事店的飯桌上擺滿熱騰騰的飯菜和好酒,“吃,腿。”衛奶奶掰了只雞腿,放到吳乾的碗里。

吳乾叼起雞腿大嚼,突然眉頭一皺,“鹽又放多了……”

“你說什么?”衛奶奶慢悠悠地問。

“我說……好吃!您這雞腿在門口支個攤,十分鐘,買雞腿的人能排到北平去!”吳乾掏出三塊銀元放在桌上,“白事店的場地費,也是乘風的演出費。”

原來這是一出吳乾編排的大戲,目的就是為了抓住三叔這個土夫子,讓耿直木訥的發小衛乘風立個功,從一個臨時巡捕轉正,在巡捕房有一席之地。

衛奶奶看到銀元,頗不滿意道,“六塊,六塊。”

“阿奶,別的事你都記不清,錢的事你倒是不糊涂,”吳乾又掏了三塊大洋放到桌上,“乘風今天登場晚了點,害我多費力氣,不過您放心,他這編外捕頭當了三個月也是夠久的了,這次轉正后我會盯著他,保他平步青云!”

衛奶奶點點頭,滿意地收下銀元,一粒一粒拿起花生米堆在吳乾的面前,“喏,給老吳。”

“別提了,老吳幾個月都沒回家了,等他回來,花生米都發芽了!”吳乾往嘴里丟了一顆花生米。

衛奶奶卻仿佛沒聽到一般,“喏,給老吳。”

吳乾酒足飯飽回到家,不想嬌俏歌女小桃紅正等在屋內,吳乾不用猜就知道一定又是來找吳法天討賬的。吳乾懶得為他這個不著調的爹擦屁股,索性轉頭就走。

“吳法天不在,那你就是他兒子吳乾嘍?”小桃紅沖上去勾住了吳乾的脖子,“吳法天有才,取了個‘無錢’的好名字擋煞,我看你要是兒子,可以改名叫‘還錢’。我今天來是討你爹在我們館子里欠的酒錢、茶錢、聽曲兒錢,他點名讓我們來找你,聽說你是你們棚戶小霸王啊。”

“不敢當不敢當,吳法天這個老王八蛋,幾個月不著家,倒是天天送些像姐姐這么美的姑娘回來,你說我又沒錢,怎么招待好呢?”吳乾靠近小桃紅,想要調情施以壓力。

“沒錢?那用肉償啊。”小桃紅毫不含糊,順勢將吳乾推在桌上,跨在吳乾身上,欲解他的衣扣。

    1. 都市熱血小說

      無憂看書網為大家推薦好看的完結都市熱血小說,都市熱血小說一直是男性讀者所喜愛的類型,貼近真實生活的大都市中發現著許多熱血的故事,主角們為了夢想在奮勇拼搏,揮灑自己的汗水和熱血。該類小說類型眾多,包含黑道、兵王、校園、異能、青春等題材。...

    1. 民國恐怖

      民國恐怖驚悚小說主要以民國時期為背景,那個時期一部分人的思想剛剛從幾千年的封建社會擺脫出來,與舊社會各種人事產生沖突,容易誘發悲劇產生怨恨。無憂看書網為大家推薦2019年最好看的民國懸疑驚悚小說在線閱讀,讓你看看那個特殊時期發生在民國大宅、民國學校等的詭...

    1. 電視劇小說

      現在越來越多的小說被改編翻拍成電視劇或電影,許多經典和熱門小說被搬上熒幕后,其同名小說也備受觀眾關注。無憂看書網為大家推薦好看的,被拍成電視劇的小說,讓觀眾可以更加深刻的體會故事中的人物,感受作者所表達的情感。...

    書友評價

    最新評論

    類似小說

    精品閱讀

    三中二10元赔多少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