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男頻››軍事››和平飯店

和平飯店肖午楊樹-著

主角:王大頂 陳佳影
《和平飯店》是作者肖午、楊樹創作的一部軍事抗戰題材類型小說,其中主角是王大頂陳佳影,全文講述了,陳佳影與同在逃竄的王大頂只能臨時偽裝成一對夫婦,躲避進了和平飯店,他們的多位對手都是有著多重身份的人,他們一面扮演自己的角色,又一面拷問著自己的內心。在人性的終極追問之下,因為共產主義信仰以及“為眾生者無敵”的信念,使得他們一步一步的渡過難關。
字數:27.6 萬字狀態:完本時間:2019-08-09 10:52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舉報
舉報本書
舉報類型:
舉報內容:
聯  系 人:
聯系方式:
  • 作品簡介
  • 猜你喜歡
  • 推薦閱讀
  • 書友評論

《和平飯店》是作者肖午、楊樹創作的一部軍事抗戰題材類型小說,其中主角是王大頂陳佳影,全文講述了,陳佳影與同在逃竄的王大頂只能臨時偽裝成一對夫婦,躲避進了和平飯店,他們的多位對手都是有著多重身份的人,他們一面扮演自己的角色,又一面拷問著自己的內心。在人性的終極追問之下,因為共產主義信仰以及“為眾生者無敵”的信念,使得他們一步一步的渡過難關。

精彩閱讀

在冰城火車站的站前廣場,一隊騎馬的日本憲兵緩緩經過。廣場攤販云集、人流熙攘。長發女子走在人流中,悄無聲地觀察著四周。

不久,一名拎著旅行箱的中年男子從火車站出口處走出來,他也在觀察著四周。不一會兒,他看見幾米外的長發女子正從拎包里掏出萬金油擰開瓶蓋,他眼睛一亮,悄悄地向長發女子走了過去。

中年男子走到長發女子身旁,悄聲地說:“小姐,這東西很醒腦,但用得太頻繁,會產生依賴。”

長發女子淡然地說:“我只是覺得好聞而已。”

頓時,中年男子輕喚了一聲:“陳佳影!”

陳佳影點點頭說:“你來得很不巧,馮先生,地區工作站剛剛被日本人清洗。”馮先生不由得一愣。

陳佳影傷心地說:“事發后,我趕到現場,五位同志全都犧牲了!”

就在這時,站前廣場對面的街道,一輛廂式警車駛來,一名警佐面無表情地走下車,朝周圍看了一眼。

不久,一個日本男子帶著幾名便衣快步走來。他是日本憲兵隊隊長石原。石原走到警佐旁邊,用日語說:“竇警長,我需要你的幫助。”

竇警長名叫竇仕驍,高蘭市警務局警佐。他慢吞吞說:“什么事?說吧。”

石原掏出一張照片遞過去,照片里是那個逃跑的布衫男子。石原說:“這名要犯在緝捕中僥幸逃脫,有跡象顯示,他想搭乘火車逃離本市,我需要全站范圍布網,所以求助你們警務局給予配合。”

竇警長收起照片說:“配合你們的工作是我們的職責所在。”

4

在站前廣場的一角,王大頂正與小嘍啰傻狍子會面。

王大頂問:“怎么個路子?”

傻狍子邊走邊說:“那兩百箱煙土是日本人的買賣,所以熊金斗親自過來接貨。”

王大頂說:“那就盯死他,確定東西存哪兒之后立刻召集弟兄們進城,只要劫了日本人的貨,咱就必須往抗日這條道兒上走了,大當家她猶豫也沒用!”

傻狍子看了下周圍,低聲說:“巡警裘老七跟我漏的風,說局里要掀起一場剿匪運動,規模相當的大,憲兵隊都參與了。”

王大頂愕然說:“憲兵隊?日本人往里湊,這是要搞大的呀。”

此時,陳佳影與馮先生在人流中穿行著。馮先生說:“十四天后,駐共產國際代表團要派遣一名同志回國,與中共中央進行重要會晤,備選路線有三條,經由東北的這條由我負責考察。”

陳佳影說:“這條線路是最快捷的,但最近日偽方面的反共形態已近歇斯底里,作為本地的配協人員,我會建議另做選擇。”

馮先生說:“我們要盡快向組織提供分析報告。”

陳佳影說:“我在和平飯店訂了房間,住下之后咱們細談。”陳佳影看到幾個日本便衣在人流中搜尋著什么,不由得緊張起來。

突然人群騷動起來,站前廣場的另一處,一個派頭十足的中年男子坐在一輛人力車里,向車站入口處行來,后面跟著好幾個嘍啰。

傻狍子指著遠處說:“熊金斗來了!”

王大頂順勢看去,喃喃地說:“好大的陣仗呀!”

正說著,王大頂猛地看到了不遠處的竇警長和石原,驚得立馬低下了腦袋,悶悶地說:“竇仕驍怎么也在這兒?”

傻狍子說:“啊?是被咱綁過老婆的那個警長嗎?”

王大頂說:“嗯,還有日本便衣隊,這是聯合剿匪的路子呀。”

傻狍子緊張地說道:“那咱得躲呀。”

5

在站前廣場入口處,布衫男子緊張地往旁邊掃了一眼,看到幾個便衣和警察正盯尋著行人,頓時緊張起來。他慌忙轉身,向另一邊走去。石原遠遠看到了布衫男子,大聲喊道:“發現目標,準備圍捕!”一眾人便向布衫男子的方向圍攏過去。

馮先生看到這一切,皺眉道:“壞了,我們好像被發現了。我們有走漏風聲的可能嗎?”

陳佳影說:“工作站是被突襲的,會不會有什么信息暴露了?”

馮先生與陳佳影換了個方向,邊走邊緊張地掃視周圍。另一端的王大頂與傻狍子也緊張地窺看著周圍,卻見若干便衣、警察正從幾個方向往他們這邊走來。王大頂一驚說:“他們要合圍了。”

話音未落,王大頂猛然看見不遠處竇警長與石原從人流中走過來,連忙拉著傻狍子往一邊走去。這時,布衫男子從他們身邊擦肩而過。

石原突然抬手大吼:“截住他——”

“我×!”王大頂拉著傻狍子扭頭便鉆進了人流中。

警哨聲四處響起,陳佳影與馮先生大驚轉身,看見幾個便衣沖出人流向他們這邊奔來。二人當即側轉方向,加快了腳步。

布衫男子慌慌張張從一側走去,王大頂也正好出現在這一側。

“給我站住!”竇警長大吼著拔出手槍對天開了一槍,頓時,廣場大亂,人群四散而逃。

馮先生一把將旅行箱塞給陳佳影說:“你先撤!快!”

陳佳影接過旅行箱,急促地問:“你怎么辦?”

馮先生說:“你別管我,趕緊撤!”

他推開陳佳影,陳佳影隱入混亂的人群,馮先生轉身掏槍。王大頂看到有人掏槍,以為是對自己,急忙掀翻了身旁的水果攤,水果“嘩嘩”地撒了一地。陳佳影循聲轉身,只見王大頂與傻狍子倉皇地竄逃著。

石原發現了舉槍的馮先生,急速掏槍向馮先生開了幾槍。陳佳影眼看著馮先生撲 倒在地,急匆匆離開。

竇警長、石原和幾名便衣、警察圍到馮先生身旁,石原蹲下 身摸了一下馮先生的頸動脈,沖旁邊的憲兵喊道:“趕緊送醫院!”

王大頂與傻狍子奔行在尖叫驚逃的人群里,有些犯蒙。

王大頂說:“怎么交上火了?啥路子呀?”

傻狍子說:“不會搞錯了吧?”

這時,布衫男子正好又與他們擦肩而過。

“抓住他!”石原指著布衫男子方向大叫。

幾個便衣和警察朝王大頂與傻狍子方向奔來,王大頂驚叫一聲:“沖咱們來了,奔跑吧,兄弟!”

與此同時,陳佳影快步走出人群,正好有一輛人力車經過,陳佳影伸手叫停,坐了上去。

6

王大頂閃進了一個胡同口,傻狍子卻跑丟了。一輛人力車從王大頂身旁滑過,到了前面的“和平飯店”門口停了下來,陳佳影拎著藤編旅行箱下了車。王大頂眼前一亮,心說:“這女人怎么跑到這里來了呢?”

陳佳影進入飯店,一個日本軍官迎面而出,陳佳影不覺愣了一下。日本軍官打量著陳佳影,眼露兇光。陳佳影突然緊張了起來,就在這時,她的肩膀被人摟住了。

王大頂笑著用日語向日本軍官問好說:“您好!”日本軍官疑惑地“哦”了一聲。接著,一個身著和服的日本女子從飯店的電梯口走了過來,恭順地挽起日本軍官的胳膊,朝王大頂與陳佳影淺淺行了個禮。

王大頂點頭還禮,在對方轉身走開的同時,他果斷地摟著陳佳影走向飯店堂吧。陳佳影吃驚地看著王大頂,掙扎了一下。王大頂將陳佳影摟到臨窗一卡座按坐了下來。

陳佳影警惕地問:“我們認識嗎?”

王大頂說:“別多想,一塊兒避避風頭而已。”

陳佳影問:“什么叫一塊兒避風頭?”

王大頂低聲說:“甭跟我裝,我都看到你們在廣場里的一舉一動了。”

陳佳影微瞇起眼睛盯著王大頂看,突然想起了什么,她說:“我認出你了,你就是在廣場掀攤子跑路的那個人,他們是抓你的?”

王大頂愣愣地看了陳佳影片刻,若有所悟地拍了下大腿說:“我明白了,他們是在抓你們。”

石原和四名便衣氣勢洶洶地走進飯店,緊接著竇警長和三名警察也沖了進來。石原對竇警長低聲道:“有目擊者證實,逃犯是從后門溜進了飯店,我們必須對這里進行排查。”

竇警長隨即對一樓所有客人高聲喊道:“對不起,各位!我們懷疑有名兇犯逃進了這家飯店,所以需要全面清查,飯店內所有人士,都有可能接受問詢。現在,請各位住客回自己房間,非本店住客,都請到堂吧集中,未經允許,任何人不得離開!”

兩名警察走進堂吧,向客人分發照片油印件。王大頂與陳佳影接過照片一看,只見照片里的人正是那個布衫男子,他們禁不住錯愕地對視了一眼。陳佳影悄悄折起油印件塞進了拎包,隨即探手去拎座邊的旅行箱。王大頂抬手按住說:“少安毋躁,坐著。”

陳佳影說:“對不起,我得回房間。”

王大頂壓著聲音說:“你帶我一塊兒回房間。”

陳佳影說:“我想你現在沒什么可緊張了,他們抓的是別人。”

王大頂說:“我這是為你好,你訂的房間是兩人吧?待會兒一盤查,缺了一個,你怎么說?”

陳佳影皺眉說:“這不要你管。”

王大頂說:“你最好想清楚,現在抓的雖然不是你,可之后就保不齊了,你這兒缺一個,廣場死一個,而且是個亮家伙的,會不會查過來?”

陳佳影說:“禁不住盤查的應該是你吧?”

陳佳影當即便要起身。王大頂慌忙攔住說:“行行行,其實我真不該暴露身份,我也是共產黨。”

陳佳影又要起身,王大頂一把按住旅行箱說:“好吧,我說實話,我就是一名劫富濟貧的綠林好漢,告訴你我怕什么,剛才喊話的那個漢奸警長,我綁過他老婆,不求財、不貪色,就為給漢奸一震懾!警務局有我畫像,畫得不像,但有三分傳神,懂了嗎?”

陳佳影一驚說:“你是黑瞎子嶺的?那件事我知道。三千大洋換回肉票,以致這位竇警長現在還背著高利貸,所以你才怕,對嗎?因為這城里誰都知道竇警長從此跟土匪較上了勁,揚言是見一個就殺一個。哼,不為財?黑瞎子嶺臭名遠揚,只聽說劫富沒聽說過濟貧,你忽悠誰啊?”

王大頂說:“那都是謠言,咱不信謠、不傳謠,好嗎?”

陳佳影說:“算了吧!我最鄙視的就是你們這種沒良知沒底線的惡棍!空口白牙地喊聲共產黨,你威脅誰啊?想讓我掩護你,做夢去吧!”

王大頂沒好氣地說:“別給臉不要臉的,真以為缺你就沒轍了啊?告訴你,進來之前我就觀察好了,大堂那頭是歌舞廳,臨街的幾扇窗都拉著簾兒,因為天色尚早還未開張,包括姓竇的在內共四個警察、五個鬼子,加上前后門各留兩個把守,他們一共十三人,那么大個飯店想要盯住根本不夠數,我要出去是輕而易舉的。”

陳佳影說:“那就不送了。”

王大頂說:“等遭上難了,你千萬別后悔!”說著,王大頂起身離座。他走到一扇門外,突然收住了腳步,推門進去,一下子便傻了!大廳中央,幾名日本軍官正警惕地看著他,在舞臺邊,有些工人抱著梯子、捧著彩燈,也愣愣地看著他。王大頂支支吾吾帶比畫著說:“呃……那個將軍,嗯?將軍,剛離開不久……他老婆穿的和服……很漂亮。”

軍官甲問:“香雉將軍?”

王大頂說:“對對,香雉將軍,他媳婦兒,喔不,夫人,很漂亮。”

軍官甲問:“你干什么的?”

王大頂說:“是這樣,將軍夫人出門前對這里的布置做了些評價,其實她很不滿意,但她是個好人,不愿意影響你們,所以只在私下里說說。”

幾名軍官面面相覷。

王大頂說:“我學過電影,對布景比較熟悉,我便提供了一些建議,香雉將軍覺得很好,就讓我過來看看。”說著,他朝舞臺指指點點起來。

7

在日軍駐屯醫院,幾名醫護人員推著擔架車匆匆奔向急救室,馮先生雙目緊閉著躺在擔架車上。

同時,憲兵隊大佐日下步與警務局警監那人先走進醫院的一個房間,幾個日兵正在擺桌子、安裝電話。“不要把它當作一起意外事件,直覺告訴我,廣場上的這個人絕不只是普通的反日分子。從現在起,這里就是我的臨時辦公室。”日下步轉身看著那警監,“手術之后,人會送來到這里。”

一名便衣走進來,說:“日下大佐,石原隊長派我向您報告,那名逃犯已被圍堵在和平飯店,警務局竇仕驍警長正在與我方聯合排查。”

“竇仕驍?嚯,這個暴虐成性的家伙!”日下步對便衣說,“叮囑竇警長,第一,日方渴望與滿洲有更多的建交;第二,出入和平飯店的都是有身份的人,所以請把握住形象,不要隨隨便便就掏槍揮警棍,弄得滿處見血。”

8

陳佳影挎著拎包,提起旅行箱走到前臺邊,對里面的接待生說:“你好,316房間入住,昨天訂的。”

“請稍等!”接待生查看一下登記簿,然后把鑰匙遞給陳佳影。

陳佳影拎起旅行箱剛要走開,卻聽見了后面有人喊:“請等一下,小姐。”陳佳影循聲一看,只見竇警長正向她走來。

“316房間?”竇警長翻看手中的登記表,隨后盯著陳佳影說:“登記信息是兩名住客,對嗎?”

陳佳影說:“有什么問題嗎?”

竇警長說:“另一位客人,沒在一起嗎?”

陳佳影說:“哦,他要稍晚一些才能入住。”

竇警長接話說:“要晚多久?”

陳佳影一時語塞。

竇警長說:“小姐,這個您必須回答。”

王大頂從遠處冒了出來,大聲說:“糾正一下,你應該稱呼她太太。”

王大頂說著走到陳佳影身邊,摟住她肩膀微笑道:“她是我太太。”陳佳影此刻已是騎虎難下,她只好順坡下驢,對竇警長道:“我先生,王伯仁。”

王大頂說:“他們讓我在舞會布置上給些建議,所以耽擱了點時間,不好意思。”竇警長打量了一會兒王大頂,微笑說:“打擾了。”

“咱們走吧。”王大頂摟著陳佳影向電梯口走去。

陳佳影低聲道:“你不說有你畫像在警務局嗎?”

王大頂說:“我說過畫得不像,他們一下子認不出我。”

忽然,竇警長叫住他們說:“對不起,二位!”

王大頂與陳佳影同時轉身。王大頂說:“還有事兒嗎?”

竇警長笑著走近來說:“也沒什么,只是覺得王先生有些面熟。”

王大頂說:“是嗎?這不奇怪,我是大眾臉,人見熟那種。”

陳佳影接話說:“警長是不是經常去山東?我丈夫在那兒有買賣。”

竇警長說:“倒也不是,我只是覺得似曾相識。”

王大頂說:“也許前世有緣。”

竇警長指了指王大頂的衣服說:“您這衣服皺了,要不換一件?”

他轉身對陳佳影說:“箱里有替換的吧?”

王大頂說:“謝謝,我回房間就換。”

竇警長說:“就在這兒換吧。一點兒怪癖,別介意,我對著裝講究的人格外欣賞。”

陳佳影說:“既然皺了,就換吧。”陳佳影打開旅行箱,箱里滿滿都是衣物。

王大頂瞪了眼竇警長,脫去外衣,扔進箱里,然后取出一件西服穿上,氣憤地說:“還合身吧?警長大人,還有什么懷疑嗎?”

“沒有沒有。”竇警長攤了攤雙手,“非常時刻,請王先生諒解。”

王大頂拎起旅行箱,摟著陳佳影轉身而去。

9

王大頂與陳佳影乘電梯上了三樓。

王大頂邊走邊說:“這就叫緣分知道嗎?我姓王,你男人也姓王,高矮胖瘦還都差不多,這衣服像是專門為我準備的。”

“把爪子挪開!”陳佳影抬手去扒王大頂摟肩的手,卻被王大頂一把握住。“臺搭上了,咱就演到底,到處都是眼睛,讓人看破可就不好了。”

陳佳影隨即看見便衣A和一名叫白秋成的警員從走廊拐出。

陳佳影說:“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你倒很能裝。”

王大頂說:“綠林界揚名立萬,也得靠素質的。”

說話間,兩人已到了316房門外,陳佳影打開房門,兩人走了進去。

隨著門關上,陳佳影甩開王大頂摟在肩上的胳膊,轉身提過旅行箱。

王大頂說:“之后還會有盤查,再吐點兒尖貨給我,以防萬一。”

陳佳影說:“什么叫尖貨?”

王大頂說:“你男人做哪行兒,在哪家做,類似這些的吧。”

“你不會說人話啊?”陳佳影生氣地看著王大頂,“開商行、做貿易,主要是絲綢和瓷器,多走海運……”

王大頂說:“就這些?信息量不夠呀。”

陳佳影說:“把西裝還給我。”

王大頂慢慢脫下西服說:“也是,要搜的不是你我。那人逮著逮不著的,他們都得回去,幾小時夠應付就行,哎,那人跟你不是一伙的吧?”

正把旅行箱和西裝放到床上的陳佳影當即回身,瞪了王大頂一眼。

陳佳影打開柜門,猛見布衫男子哆哆嗦嗦蜷在衣柜里。

此時,在日軍駐屯醫院重癥室,日下步正對那警監說:“要犯文景軒握著對我們非常不利的材料,廣場追捕時,這個人對我們開槍,于是文景軒跑脫了,他們是什么關系?有人看到他跑進了和平飯店,是圍堵之下走投無路?還是另有原因?共產黨這個工作站被端了,可人都清干凈了嗎?”

這時,一個日兵握著電話轉過臉說:“日下大佐,電話已可使用了。”

日下步說:“打去和平飯店,告訴石原隊長,搜捕過程中,有任何進展,任何發現,都需第一時間向我匯報!”

    1. 軍婚小說

      無憂看書網為大家推薦好看的完本軍婚小說,軍婚是指與現役軍人形成婚姻關系的婚姻。此類題材深受廣大女性朋友喜歡,軍人高大威猛,性格剛毅不屈,富有責任感。該類小說一般女主十分受寵,當然也有女強人征服男軍官,故事內容通常甜蜜或凄美。...

    1. 都市熱血小說

      無憂看書網為大家推薦好看的完結都市熱血小說,都市熱血小說一直是男性讀者所喜愛的類型,貼近真實生活的大都市中發現著許多熱血的故事,主角們為了夢想在奮勇拼搏,揮灑自己的汗水和熱血。該類小說類型眾多,包含黑道、兵王、校園、異能、青春等題材。...

    書友評價

    最新評論

    類似小說

    精品閱讀

    三中二10元赔多少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