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嘿你是賊楊秋水李長天小說全文閱讀-作者秦箏趙瑟

嘿你是賊楊秋水李長天小說全文閱讀-作者秦箏趙瑟

2019-11-21 17:24 作者:秦箏趙瑟 瀏覽:472 評論:0

《嘿,你是賊》小說作者是秦箏趙瑟,這是一本破鏡重圓類型的甜寵文,小說的男女主角是楊秋水,李長天。當初楊秋水想要留在京市,奈何母親的緣故她不得不回到自己的家鄉C市,到她辭職回家報名考試一系列事情塵埃落定之后,楊秋水回想起當初自己費盡心思離開的地方,兜兜轉轉還是回到了老家定居,就在她感嘆這里物是人非的時候她與李長天重逢了。

嘿你是賊楊秋水李長天小說全文閱讀

“再快當天也辦不下來,至少得等二十個工作日。”她側著身體單手支額,軟綿綿地嗆聲道:“你要是嫌慢,那就不要改啊。”

“啥?為什么要花這么長的時間?不過改個名字而已,烏龜都比你們快!”

這話可真直白。

“你說得倒簡單。”秋水懶洋洋回復道,“先我們這邊把資料審查一遍,要是沒問題,所長簽批。完了后,還得將資料報送到上面公安分局去核查。最終須經分局那邊審批了才能改,若沒批,就改不了。”

“這些程序都走完,可不得花一段時間?”

對方聽罷,卻更不滿,盛氣凌人道:“還查什么查啊?我東西都是齊的!”

“資料齊全不等于就能改名字。”

畢竟是派出所新人,還是第一天面對辦事群眾,秋水不好表現得太有個性。

所以只好耐著性子又再度解釋:“我們得進一步查一查你有沒有犯罪前科,是否已被剝奪了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以及,是否正在接受刑事處罰或者勞動改造等等。按照法律規定,這些情況都是不能改名字的。否則,就是助紂為虐了,對吧?”

最后這句話明顯是譏誚。

她忍不住不出口郁氣。

“嘁!”對方被秋水“助紂為虐”這四個字給刺激到了,冷哼了聲,語帶嘲諷,輕蔑地說:“你是法盲嗎?我要是正在服刑,我還能到處燈兒晃?讀過書沒?就你這文化水平怎么好意思端坐在這里給人普法?”

聞言,秋水霎時做作地嬌笑出聲,揶揄道:“同志,假釋人員就是可以到處燈兒晃的呀!”

“還有,越獄的、被通緝的、有犯罪嫌疑尚未被批捕的、正在打官司被人狀告起訴的、有嚴重不良信用記錄的……總之,滿世界亂竄的在逃犯罪分子多了去了。”

她話聲清脆,言笑晏晏,就像只黃鸝鳥兒自在枝頭鬧春。

“一些人就試圖通過改名換姓以期逃避法律的制裁,想要繼續生活在陽光下,法外逍遙。我們自然要對他人更改姓名這件事情慎之又慎,不仔細查清楚了怎么行?多花點時間在所難免。”

她收起了笑,最后不緊不慢道:“不過,我個人覺得你有句話還是說得很對的---沒文化,就要多讀書。”

說完了這番話,秋水支棱著耳朵,卻半晌未聽到那個囂張的聲音再吭氣。

怎么,這就詞窮得啞口無言了?

還是說已被她噎得目瞪口呆?

沒去看對方臉上的表情,但想象肯定是很精彩。

秋水心里樂不可支。

面上倒是不顯山不露水,她故作不耐煩地催促道:“那你還改不改名字啊?要不改的話,就讓位給后面的人,別占著雞窩不下蛋。”

這回就聽到了對方重重地說:“改!”

語氣這樣子,想來正被她氣得咬牙。

秋水一挑眉,憋著笑,方才放下了半撐著額頭的手,坐直身體端正態度,準備給人民群眾辦事了。

驅動鼠標調出相應的操作窗框,眼盯著電腦屏幕,秋水對那人道:“把資料給我,包括社區證明、戶口本和身份證原件及復印件這些。東西都齊的吧?”

誰想一來就急吼吼,這會兒辦事的群眾卻又不著急了。

來人呵呵笑了聲,趴在窗臺上朝她湊近了些,近在咫尺。秋水眼角的余光掃到了他晃悠的腦袋上的頭發,他似乎想看她的電腦。

須臾,就聽他吊兒郎當道:“喂,我說你們這些公務員咋這么沒禮貌?都跟人說了半天話了也不看著人,你臉側到一邊去看啥呢?思想品德課上過沒?”

秋水:“……”

看,還真不能給這人好臉色。

她都已經揭過前篇,他卻又另挑起事端。

秋水直接忽略掉他這段話,一只手伸出去擱在窗臺上,手板心攤開等著對方遞給她資料,一邊仍舊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腦屏幕,口中一連串發問:“給誰改名字?你自己還是你的子女?若是16歲以下的未成年人,請出示你身為監護人的證件材料,包括你的身份證和戶口簿。如果是16歲以上,讓他/她自己來。孩子要是上學了,還需要一份學校的證明,證明他/她是本校的學生就可以了。對了,從前改過名字嗎?要是已經改過一次,那就不能再改,一生只能改一次名。另外改名申請寫了沒有?如果還沒有寫,現在就寫去。改名理由一定要充分適當,名字也不是想改就能改的。然后你再拿號,重新排隊等候。”

聽她說完后,窗口外面的人靜默了好一陣。

秋水等得有些不耐煩,正要開口催促,忽的聽到那人噗呲一笑,說:“我從沒見過你這么難搞的女人,你的問題還真多!”

“……那么這些問題你都解決了嗎?沒解決就先解決了來,省得浪費你我的時間。”秋水收回手。

“沒解決我跑來干嘛?我吃多了來消食?”

秋水:“……”

這叫什么話?

對方今日還真是抵死跟她針鋒相對了,追著詰難:“啰嗦這么多,你是故意的對吧?但我告訴你---你今兒難不著我!誰不知道你們國家機關辦事最麻煩?四五趟的讓人白跑!”

看來不是消食,倒極有可能是來找她消遣的。

秋水自問自己的態度還可以,不僅十分耐心地解釋,更不厭其煩地說了這么久,將重要事項主動告知。可此人卻從一開始就一直在挑釁她,如今反而倒打一耙。

心里有點鬼冒火。

然而更可恨的是,這人就抓著她身為公務員這點大做文章,吃死了她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對他發火,真心太壞了!

秋水真的只能選擇努力隱忍再隱忍。

目光掃到桌角堆放著一沓紙張,正好轉移她未發泄的怒氣。

秋水便隨手扯了張表格下來,再伸長手臂推放到窗臺上去,說:“這張《居民戶口登記事項變更審批表》你填一下,將原先的名字和現在想改的名字都填好,別弄錯了,不然以后再沒機會改。”

然后重新攤開手板心,心平氣和道:“這就把你準備好的資料給我吧。”

耳聽見窸窸窣窣聲,夾雜著翻閱紙張的刺啦脆響,估計是對方正在掏資料。

秋水暗吁了口氣。

還好她退了一步,也還好對方是個知道要見好就收的,不然真鬧起來,吃虧的只有自己,記過處分扣獎金準一樣不少。

又等了一陣,耳中傳來對方刻意壓低的嗓音:“喂喂,我給你說,我原先叫李長天,現在我想改名叫李天,把中間的長字去掉。你先幫看看我寫的改名理由好不好,如果不好,就給個意見,看看我該寫個什么樣的理由比較容易蒙混過關?”

秋水:“!!!”

那人說話的語氣和態度也軟和了下來,不知是不是被她轉好的態度給帶動的。

只是,這番話令秋水的腦子一瞬間變得很空,什么也思考不了。她愣了愣,然后緩緩轉過臉去。

數根縱橫虬扎的鋁制欄桿將辦事大廳隔成了內外兩個空間,被擋在外面的那個男人微低著頭剛剛把錢夾從外套的內袋里掏出來,他的拇指和食指捏著皮夾子上下一錯,粘連在一起的塑料夾層就錯開了,露出了卡在里面的身份證。

也不知此人是不是懶,他就這么將展開的錢夾,和著已放在窗臺上的戶口本、申請書等資料,一把抓起。

啪!

然后就一股腦兒統統都拍在了秋水的手板心里。

戶口本的遮掩下,那錢夾里郝然一沓厚厚的粉鈔,些許已滑落出來,明晃晃地對著秋水。

實在讓人遐想連篇,尤其是在他剛剛才小聲說了那番話后。

跟著,他嘴角微勾,抬眼望進來,然后,愣住,笑容似被冰封,肉眼可見地緩緩地一點點凝結在了唇邊。

眉,還是那兩條粗黑的一字濃眉。頭發仍同從前那樣根根都朝天直豎著,氣勢囂張,寬廣的額頭看起來更加飽滿了。這些都沒怎么變化,只是,他臉上原本白嫩如奶油一般的肌膚卻變得粗糲微黑,下顎嶙峋,突出的喉結……這些明顯的特征都彰顯著從前的男孩兒已完完全全蛻變成了一個成熟的大男人,十分陌生。

他下巴微抬,記憶里那雙漆黑得發亮的眼此時冷漠地睨著她,目中漸漸騰起凌厲的攻擊性的火光。

秋水的眼眸不自覺害怕地瑟縮了下,卻沒舍得移開目光。

二人的視線隔空交匯了很久,久到時間仿佛靜靜地流淌過了七載那么長,直到后面排隊的人察覺到異樣,起身走過來將兩個人各自瞅了好幾眼,最后實在忍不住了就問了句李長天,“你的事情還沒辦完啊?還要等多久?”

秋水于是看見他臉上冰封的表情龜裂,跟著嘴角上揚,邪肆地笑了起來,然后嘴巴越咧越開,便就露出了一口她記憶中熟悉的森森白牙,顆顆分明地排列得像一排白色的木籬笆那么整齊,叫人羨煞。

他死死盯著她的眼,似笑非笑地道:“同志,可以問下你叫什么名字嗎?”

“……不可以。”

秋水機械地扭過頭來,微垂眼,重新滑動鼠標撥弄電腦界面。

好像若無其事。

只是,她發白的指關節和指尖的微顫都出賣了她的真實情緒。

而聽覺變得極其敏感。

她聽見了他幾不可查地冷冷一笑,可以想象出他臉上流露著怎樣憤怒的嘲諷之色,然后聽見他說:“楊秋水,你以為你不說,老子就記不得你了?你就是化成了灰,我也認得你,記得你的名字!”

“……”

秋水又想找點事情來做了。

她的胸口越來越悶,郁氣凝聚,脹得她無所適從。又好像肺里救命的空氣在被快速抽走,她呼吸漸覺困難,喘不過氣。

她必須要趕緊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不然會原地爆炸。

于是她收回手來,欲要給李長天辦理改名手續。

那只手卻忽然被他抓住。

她本來也是虛握。

手里的東西就輕易地被他粗暴地搶了回去,戶口本、錢夾,他抓在自己手里,手指收緊,攥成了拳頭,手背上凸起青筋,根根分明。

是有多恨?

周圍的人或站或立,目光都往這邊齊齊看過來,又小聲竊竊私語,秋水脹得滿臉通紅。

不多時,他瞪著她狠狠啐了口:“倒霉!”

轉身走了。

“……”

秋水以為他那樣說就表示這次的偶遇僅僅只是偶遇,二人從此以后真的就井水不犯河水了,畢竟她就是個曾讓他倒過大霉的人。

可是第二天,秋水就見到李長天出現在了派出所大門對面的馬路上,他靠在一輛狂野的潑墨一樣黑的吉普車上抽了一上午的煙,目光一直幽幽地望著她所在的辦事大廳。

秋水自然不會自作多情,她以為李長天應該是在等著她離開后再找其他工作人員給他改名字。

所以她找了個理由請假躲了一天,第三天一整天她都沒去上班。

但是第四天她回到工作崗位上發現他又來了,仍舊只是靠在吉普車車身上,一頭抽煙,一頭望著她這邊廂。

第五天亦如此。

秋水開始感到很不安。

她想起那天撿起來的那張紙。

其實倉促間,李長天并未將他交到她手里的資料全部搶回去,那份改名申請飄飄悠悠地落到了地上。

薄薄的一張紙,秋水拾起來,看上面的字跡七歪八扭,同從前一樣難看。

是李長天本人寫的字沒錯。

清清楚楚地寫著他的改名理由:準備和女朋友結婚,可我的名字跟甩了我老婆閨蜜的渣男名字一個樣兒,我兩口子心里一直膈應。怕影響婚后感情,申請改名,望領導批準。

時光如水,倒回至逝去的流年。

“喂,你們班上是不是有個女的,叫做楊秋水?”

“你的名字還挺好聽的。喂,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嗎?我叫長天,李長天,嘿嘿嘿嘿,聽說有句古詩詞說---秋水跟長天一樣色,咱倆好像很配喲。”

深思熟慮后,轉天,秋水向領導申請調離工作崗位。

    1. 破鏡重圓

      破鏡重圓小說是寫男女主角感情出現裂痕,但雙方依然愛彼此,經過魔磨難又走到一起的小說題材。這里為大家推薦2019年最新破鏡重圓言情小說,包括破鏡重圓古/現代言情、破鏡重圓小說有小包子、破鏡重圓寵文、破鏡重圓耽美小說,也有離婚后重聚的,如果有緣再在一起,那是經...

    1. 治愈系小說

      治愈系小說可以使人感到平靜和舒暢,讓原本喪氣或悲傷的讀者感到暖心和治愈,因此該類小說深受讀者喜愛。無憂看書網為大家推薦好看的治愈系小說,含現言和古言治愈系小說,題材涵蓋了青春治愈、暖萌治愈、心靈治愈、寵文治愈等類型。...

    1. 甜寵小說

      甜寵小說是一種輕松好看甜蜜寵溺風格的小說,能讓你重燃對愛情的向往,有寵妻狂魔霸道總裁的,有蘇蘇撩撩寵寵的。這里無憂看書網為你推薦2019年最好看的甜寵文完結小說,劇情內容可以,甜而不膩,各種寵撩,實力虐狗!...

    1. 都市言情小說

      閱讀都市言情小說是很多都市上班族閑暇之余放松的很好渠道,目前是主流的網絡小說之一。這里無憂小說網為大家推薦2019最好看的現代都市言情小說完本,里面會涉及一些課外知識和生活經驗,文筆流暢,情節一流,人物塑造飽滿的作品,而不是霸道總裁瑪麗蘇。...

    1. 都市愛情小說

      都市愛情小說是暖男暖女們都很喜愛的小說體裁,很多好看的網絡都市愛情小說更是寫成劇本拍攝影視劇,這里無憂小說網為大家收集推薦了2019年最好看的都市愛情小說。小說中那般真實的場景,就像我們自己。就像我們自己一如既往的對愛情的憧憬。在看的時候,就充滿無限唏噓...

    書友評論

    最新評論

    猜你喜歡

    精品閱讀

    三中二10元赔多少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