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當少爺淪為少奶奶程愫愫鐘策小說大結局

當少爺淪為少奶奶程愫愫鐘策小說大結局

2019-06-18 20:41 作者:Wendy誒呀 瀏覽:415 評論:0

《當少爺淪為少奶奶》是作者Wendy誒呀創作的豪門總裁小說,全文講述了程愫愫做了個夢,夢見自己是豪門女配。家族聯姻的丈夫后來遇上了生命中的摯愛,堅決要用錢砸到她離婚。夢里的她覺得離婚的話錢就會花完,不離婚就可以把丈夫當搖錢樹。于是,作天作地,寧死不屈,而后,死無全尸。醒來后,她大徹大悟,滿心滿眼里只有離婚。可誰也沒有想到,婚沒離成,她就和丈夫換了個身體,于是,豪門大少變成了少奶奶。小說正文已經結束,很多人想知道小說結局是什么?在小說的結局兩人事業蒸蒸日上,同時生了一個孩子,取名為鐘意,夫妻兩個帶著孩子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無憂看書網為大家免費提供當少爺淪為少奶奶小說全文閱讀地址。

當少爺淪為少奶奶程愫愫鐘策小說大結局

當少爺淪為少奶奶大結局閱讀

背靠大樹好乘涼!

程愫愫的工作室自開業以來, 就承蒙了鐘策公司的不少藝人的眷顧, 生意絡繹不絕,業績蒸蒸日上。

不到兩個月,伴隨著工作室內員工人數的增加、支出的增加,程愫愫從前期的不得不到鐘策那兒借債周轉,到現在, 已經嘗到收益頗豐的甜頭,可以獨立支付地起員工們的工資的地步了。

這么短的時間內, 能夠達到這種地步,真的是讓程愫愫喜不自禁。

當然,飲水不忘挖井人, 她可沒有把鐘策忘了。

鐘策給了她人脈, 給了她客源, 簡直就是她的聚寶盤!

為此, 程愫愫特意辦了兩張卡。

一張存的是她工作室的收入,一張則是存她接私單的收入。

私單也就是需要她一個人完成的,比如盛冉,她就會要求讓她從設計到制作全部到位, 像遇到這種情況,客戶打過來的錢就是她私人所有的, 不過這種活兒很少有,一個月能接到兩單都已經不錯了, 或許這也算物以稀為貴,這私人的客戶給的錢也多, 拋開所耗的物料等費用,她能凈賺十幾萬。

也許是程愫愫沒見過世面,程愫愫感覺這已經算是高收入了。

她在鐘意會發“媽媽”的音的當日,一時高興,把她的私人工資卡交到了鐘策的手上。

“雖然鐘意還不會喊爸爸,但是沒關系,老婆疼你。”程愫愫美滋滋地把卡塞到鐘策的手里,然后,又抱著鐘意滿屋子地逛,哄著他繼續叫媽媽。

這在鐘策的眼里無異于是挑釁。

他覺得鐘意可真是個小叛徒,平時干什么都賴著他,一到關鍵時候就把他拋之腦后。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鐘策掐著腰,好氣哦。

客廳里的吊燈亮到刺眼,窗外寒風呼嘯,樹影搖曳。

好半晌,鐘策才漸漸冷靜下來,他往沙發上一坐,翹起二郎腿,“里面多少錢?”

“談錢多傷感情。”程愫愫自然是知道鐘策的能力的,她這點自己認為是巨款的,在鐘策那里,不過是九牛一毛,但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是我的心意。”

“噢?”鐘策懶懶地挑了挑眉,唇角上揚,噙著笑:“你死活要跟我打欠條的借過去的錢還清了嗎?”

程愫愫:“……”

“沒還清你還給我裝大爺呢。”

鐘策明顯是還沉浸在鐘意只喊媽媽不叫爸爸的悲傷中,這會兒說話都不自覺地帶了刺。

說白了,就是傲嬌。

爺倆一個樣,都得好好哄著才能好。

程愫愫今兒個還真就偏不如他的意了,她抿了抿唇,沉默良久。

抱著鐘意繞到鐘策跟前,側眸,和鐘意對視:“崽,叫媽媽。”

鐘意知道喊媽媽,媽媽會高興,于是啃爪爪的動作一頓,他歪了歪腦袋,咧著嘴笑:“麻麻。”

“媽媽。”

“麻麻麻麻。”

程愫愫故意瞥了鐘策兩眼,“我們家小寶貝要不要叫爸爸?”

“麻麻麻麻麻麻。”

“哎喲,我的乖兒子喲。”程愫愫湊過去,親親鐘意的小臉蛋。

被刺激到全程冷漠臉的鐘策:“……”

鐘意這小子,還真就跟鐘策作對了似的。

照道理說,“爸爸”這兩個字要比“媽媽”好發音多了啊。

可他就是不會,怎么教都不會。

鐘策耐著性子哄他,他還以為鐘策是跟他玩兒呢。

樂呵呵的就是不著道兒,周而復始下來,把鐘策氣的夠嗆。

“我把你當寶你就是這么對我的?”鐘策酸了。

鐘意根本聽不懂他爹在嘀嘀咕咕些什么,他露出兩顆玉米牙,懵懂地眨眼:“麻麻。”

“……”鐘策心里嘔著一口血,終于放棄掙扎,絕望地閉上了眼。

鐘意因為頭可斷血可流就是不肯喊爸爸的行為,終于在元旦過后不久的新的一年的某天,被他爸鐘策扭送到了鐘母手里。

奶奶正好想孫子了,鐘策又不想天天在家聽鐘意喊媽媽。

母子倆一拍即合,達成共識。

恰逢那段時間橙娛要搞年會,鐘策事情也多,而程愫愫呢,事業如火如荼,也忙的很。鐘策完全是先斬后奏,待程愫愫知道鐘意被他送到鐘母那,想反對也晚了,況且,還真沒什么好反對的,祖孫倆聚一聚挺好,程愫愫也就最開始的時候愣了幾秒,待反應過來,只道:“那得辛苦媽了。”

孩子有多難帶,只有做父母的才知道。

“不辛苦,她高興著呢。”鐘策勾著唇。

他既滿意程愫愫的態度,又矛盾地表示同情鐘意:你看看你看看,平時嘴甜極了只知道喊媽媽,關鍵時刻,媽媽不還是“拋棄”了你嗎?

這要不是鐘意還聽不懂他說話,估計都能被他輕而易舉地挑撥離間。

………

……

橙娛的公司年會,程愫愫作為老板娘,自然也是要出席的。

為此,作為自己工作室的老板,她特意給自己放了一天假。

白天的時間她必須得空出來,倒騰自己,美容SPA之類的通通做一遍。

務必要讓自己在今晚的狀態達到最好。

年會,年會,這是大公司員工可以接觸到自己老板的好機會,橙娛年輕貌美的藝人多,雖然知道鐘策那狗脾氣沒人能在他那兒貪到小便宜,但程愫愫還是決定,去刷波最強的存在感。

禮服她穿的還是自己設計的,露背的。

鐘策扣著袖扣走進臥室的剎那,入眼的就是一大片雪白的肌膚。

“你干嘛?”

“參加年會啊。”

程愫愫回過頭,沖鐘策眨眨眼。

還能干嘛?她這套禮服都藏著好久了,今天總算是逮著機會穿出來驚艷一把了。

女孩子都是愛美的,學設計的對美的追求估計還要更高一些。

她提著裙擺,在鐘策跟前轉了兩圈后,挑眉:“怎么樣?好看嗎?”

“好看。”

好看肯定是好看的。

鐘策抓住程愫愫的手腕,稍一使勁,把她往懷里帶,右手順勢攬上她的腰,手指不動聲色地在她背上摩挲,揩了會兒油,才瞇著眼言歸正傳:“不冷嗎?”

“冷。”程愫愫想也不想的回答。

臥室里有地暖她都覺得冷,她找尋熱源,往鐘策懷里鉆。

“那你穿這個干嘛?”

“驚艷四座啊,你鐘策娶的老婆多漂亮。”

鐘策:“……”

突然就寂靜了幾秒鐘。

這會兒房間里估計連根針落地的聲音都能聽見。

好半晌,鐘策才開口道:“這是公司的年會,不是電影節。”

頓了頓,他繼續道:“理論上來說不需要這么隆重的。”

程愫愫怔住,突然說不出話來。

最終,還是在鐘策動手動腳的“幫助下”把它給換了。

金貴的長裙,還沒機會穿出去見人,就廢了。

年會七點開始,鐘策上臺致辭,他話不多,言簡意賅。

致辭結束,剩下的流程全部由主持人掌控。

橙娛的年會,注定有很多精彩的表演,像去年通過選秀出道繼而被捧到大火的三個男團組合,肯定也會有他們秀的時間,不過在表演開始前,最能將氣氛搞起來的莫過于是搶紅包環節。

鐘策倒也大方,從百到千乃至上萬,砸了幾十萬下去。

程愫愫看著大屏幕,想著自己交給鐘策的那張卡,果然應了那句話: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她有點心痛地捂住胸口,過了會兒,半側過身,湊到鐘策耳邊,忍不住問:“作為家屬,我有沒有資格參與搶紅包?”

“沒有。”

“……”

程愫愫氣得,又給自己猛灌了杯紅酒。

喝到一半,就被鐘策給攔了下來。

酒過三巡,眼神迷離,鐘策今天穿著黑色西裝,里面是白襯衫,打著領帶,看起來莫名禁/欲,程愫愫舔了舔唇,伸出手,拍拍他的臉蛋。

鐘策往后仰了仰,沒躲過。

他嘆了口氣,把自己的手機遞給她,“用我的搶。”

“嘿嘿嘿。”程愫愫這才滿意。

可惜,高興的太早。

搶紅包這種事情,拼的是手速。

這么大額的紅包,怎么可能會等人。

百八十個,程愫愫搶到的一只手都能數的過來,而且跟其他人相比,她搶到的還是最小的。

程愫愫盯著手機屏幕看了許久,心態崩了。

她氣呼呼地把手機還給鐘策,扭頭看向別處。

臺上主持人的聲音震耳欲聾,流程一個個下來,到了表演項,主持人說了表演嘉賓的名字。

程愫愫眼睛一亮,又湊到鐘策跟前。

“說起來還挺遺憾的,除了上次簽約外,我居然到今天才近距離地看到當初那個我差點要哐哐撞大墻的那個男生哎。”說起這個,程愫愫還挺感慨的,當初還覺得哇塞近距離追星,結果,啥也沒追到。

鐘策“嗯”了聲,心不在焉道:“有什么好看的。”

群里有人問鐘策,說老板怎么也跟著搶紅包?

程愫愫垂眸,就看見鐘策在那兒敲字回復。

【我老婆搶的。】

剛發出去,后面瞬間就開始了溜須拍馬屁。

【老板娘勤儉持家。】

【老板娘聰穎賢惠。】

【老板娘干得漂亮。】

……

程愫愫:“……”

程愫愫彎了彎唇,須臾,扭過頭,看臺上的表演。

她的心里還想著鐘策的那句“我老婆搶的”,以至于看表演的時候晃了神。

而鐘策呢,一抬頭,順著程愫愫視線所在的方向望過去,正好望見了顧洲。

他舌尖抵在牙齒上,轉了一圈,“嘖”了聲,隨后抬起手,直接捂住程愫愫的眼。

酸溜溜地道:“別看。”

程愫愫眼前一黑,瞬間回過神:“???”

“我沒看啊。”她很無辜。

鐘策不信她,還不爽地哼了哼。

“我真沒看。”程愫愫把鐘策的手掰下來,“我看他們還不如看你呢。”

鐘策:“……”

靜默片刻。

鐘策瞇起眼,“他們?”

程愫愫:“……”

程愫愫捂臉,好半晌,又趴到鐘策耳邊跟鐘策說悄悄話。

“接下來還需要你主持的地方嗎?”

鐘策下意識的搖了頭。

程愫愫咬咬牙,撒嬌:“老公,我想回家了。”

當日,橙娛的老板在自己公司的年會上,沒抵得住妻子的誘惑,悄悄的,提前離了場。

書友評論

最新評論

猜你喜歡

大神佳作

相關資訊

三中二10元赔多少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