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寧淵全文免費閱讀-寧淵星零完本小說閱讀

寧淵全文免費閱讀-寧淵星零完本小說閱讀

2019-06-18 20:25 作者:星零 瀏覽:495 評論:0

星零小說《寧淵》,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玄幻架空言情,小說講的是她乃隱山之主墨寧淵,以傾世之才定天下江山,卻不懂那人半生執念;他是天下王者封凌寒,傾畢生之力創乾坤盛世,卻等不到她縱馬歸來。東海之濱,芳魂無蹤;一代帝王,飲恨而終,竟是她與他的結局!

寧淵全文免費閱讀-寧淵星零完本小說閱讀

寧淵全文免費閱讀

“我早就說過,不會卷入天下之爭,你……忘了不成。”

懶洋洋的聲音一出口就把宣和帝噎了個夠嗆,他定定的看著寧淵,眼一轉落在了她手中抱著的酒壇上,壓低了聲音道:“山主不是從不欠人人情?”

寧淵輕笑一聲,道:“不知陛下是聽誰說的?”

這聲反問極不像寧淵平常的神色,見她神情里帶著幾許調侃和揶揄,宣和帝一愣,回道:“書中所載。”

寧淵挑了挑眉,撕下了酒壇上的封條,慢條斯理的看著宣和帝,揚了揚眉:

“書中好歹也記載了我是一國元后,怎么沒聽你叫我一聲老祖宗?更何況當年這句話只對封凌寒和百里瑞鴻才有效,怎么……你想當個死了幾百年的人不成?”

安四頭一縮,不敢去看宣和帝陡然沉下去的臉色,心里一個勁的回想剛才寧淵說出的話,怔怔的有些轉不過彎來。

宣和帝看著面前懶散站著的黑衣女子,猛然回想起當年史冊中雖是記載過墨寧淵重諾守信,可是…守信的對象的確未涉及旁人。

“寧都乃山主所建,封祿猜想山主定是不會見它一夕盡毀。如今京城禁軍不過五萬,調撥其他地方兵力也需要時日。若是山主不加以援手……”

“大寧存亡,與我何干?”

寧淵淡淡的看了封祿一眼,一字一句的說完這句話,抱著酒壇轉身朝外走去,步履利落,不見半點猶疑。

天佑數萬年歷史里沉浮起落的王朝難以計數,盛衰之理本為天命,自她重活一世,這大寧于她早就無半點干系了,若是封凌寒和百里瑞鴻還在,她的確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大寧毀于一旦,但如今……

安四怔怔的跪在地上聽著兩人匪夷所思的對話,感覺到身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山主…太祖…難道她是……他抬起頭小心的朝宣和帝看了一眼,見宣和帝臉上明顯僵硬的神色,掩下了心中所思小聲的喚道:“陛下,剛才陳將軍帶血一路入皇城,現在想必京中百姓都已經知道了,若是不及早做準備,奴才恐怕寧都會大亂啊!”

陳沖一身染血進城,亡于泰安門前,現在北汗大軍危逼寧都的傳言恐怕早就在京都里傳開了。

宣和帝聞言肅然,略一閉眼沉吟道:“安四,宣平王、宣王入宮,封鎖城門,隨朕回宮。”

御書房里安靜得有些詭異,平王聽到消息時在府里正是焦躁難耐,接到宣和帝宣他入宮的圣旨時還驚了一回,等聽到來人說封顯一同被宣入皇宮后才緩下氣來。

北汗大軍危逼寧都,就算是兩百年前的滅國之難,都不曾到過如此地步。

封顯也是一臉鄭重,他瞧了面色有些古怪的封辛一眼,朝坐于上首的宣和帝道:“父皇,云州離京城遠隔千里,北汗大軍到底是如何入我大寧國境的?”

這的確是如今最為迫切的問題,若是不弄清楚北汗人入大寧的渠道,就算是這次可以抵御外敵,也難保不會再出現這樣的事。

“現在還不知道,云州布防極嚴,他們不可能從那里入大寧,除非……”宣和帝看著案桌上鋪陳的地圖,眉頭緊縮,指著其中一處道:“除非是從這里進入。”

封顯聞之一愣,急忙走上前兩步,看著宣和帝指著的地方,驚訝的回道:“父皇,這怎么可能,雅安雪山高余數千米,極少有人能攀越,更何況是二十萬大軍!”

封辛聞之也露出贊同的神色來,覺得宣和帝有些情急失常了。雅安雪峰處于北汗和大寧的交界處,自天佑大陸存在起便一直佇立,高達千米,攀爬需要數月。更何況雪山上沒有任何可供生存的物種,就算是武藝極高強之人也甚少涉足那里,幾千年來一直被視為天險。

宣和帝擺擺手,盯著封辛神情里現出幾許厲色來:“這個先放下不提,封辛,蘭臨城是朕賜予你的屬城,擁有五萬兵力,拱衛京師,如今才不過三天就城破,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若是蘭臨城能堅持數日,京都必不會陷入危機之中。

封辛急忙跪倒在地,神情倉惶:“父皇,兒臣實在沒料到北汗二十萬大軍會壓城,數日前……兵部上報河嶺一帶匪盜嚴重,兒臣便自作主張調了一半將士前去剿匪。”

宣和帝聞言大怒,一腳蹬在封辛身上,吼道:“你說什么?你居然妄自調了蘭臨城一半的兵力去河嶺?”

封顯也詫異的看著這個平時穩重精明的大哥,略發不解,妄自調動軍隊可是死罪,他怎么會這么蠢受人話柄,如今更是惹得國祚不安?他抬眼朝低著頭的封辛看去,微微瞇起了眼。

“父皇息怒,兒臣是想……一月后便是您冊封太子之時,兒子想做出點成績來,現惹得大禍,自知死罪,還請父皇讓兒臣戴罪立功,以贖死罪,兒臣愿意披甲上陣,抵御北汗大軍。”封辛雙頭伏地不停的叩首,聲音中也染上了悲愴之意。

‘蹬…蹬…’的響聲在御書房里回響,才一會觸目的鮮血就從平王頭上滴落下來,染紅了房中的地毯。

封顯沉默不語,看著封辛神情難辨。

宣和帝恨鐵不成鋼的看著臉色蒼白的平王,嘆了口氣,道:“起來吧,北汗大軍離京都只有二日路程了,你們說說怎么辦吧?”

封顯上前兩步,指著地圖道:“父皇,京城有禁軍五萬,可以守上半個月,北汗和南疆對我大寧虎視眈眈,決不可將這兩處的兵力回調,還請父皇發出勤王令,讓各地守軍回京拱衛。”

宣和帝略一沉吟便點頭,他知道封顯說得沒錯,云州和嶺南的軍隊動不得,否則大寧將內憂外患。只是……各地的守軍加起來也不足十萬,而且戰斗力比之北汗大軍差之遠矣,就算能在城破前趕到,恐怕也是杯水車薪。

如今玄禾坐鎮漠北,只能寄希望率領北汗大軍的將領難當大任了。

“顯兒,你在東界歷練了那么久,朕就把守城的大任交給你了。”宣和帝拍了拍封顯的肩,滿臉鄭重,看都沒看一旁臉色發白的封辛。

“是,兒臣遵旨,還請父皇即刻出京,前往東溯城。”東溯城在南方,是大寧除了寧都外最重要的重鎮,重兵把守,絕對能確保宣和帝的安全。

一旁站著的封辛聽到這話,眉頭陡然收緊,緊握的雙手也微微顫抖起來。

“不用了,朕乃一國之君,怎能逃離京師,惹天下人恥笑。你只管守城便是,朕絕不離寧都半步。”

宣和帝言之鑿鑿,滿身硬氣,封顯嘆了口氣,知道若是帝王出京百姓軍心肯定大亂,倒也不再言語。封辛聞言輕輕的舒了口氣,頭低得更下了。

待封顯和封辛退出御書房后,封祿才掩嘴重重的咳嗽了兩聲,捂住嘴的指縫里滴出幾滴鮮血來。

安四瞧得一愣,自從百里大人舉薦太醫后,陛下的病已經很久沒有復發了,來不及多想,他拿出手絹急忙走上前,但卻被宣和帝身上濃濃的煞氣所阻,一時立在了當處。

宣和帝看著手中的暗紅,眼微微瞇起,輕聲問道:“安四,你把陳沖死前的話再說一遍。”

“陛下……”安四心一抖,想著剛才兩位王爺的態度,斟酌的回道:“陳將軍說蘭臨城破得如此之快皆因城中有內應打開了城門。”

“蘭臨城雖是平王的屬城,但副將卻是宣王的人,你說……那個背祖忘宗的逆子究竟是誰?”宣和帝的聲音陰沉得如寒風料峭,震得站在一旁的安四一驚。

他吶吶的望著宣和帝,說不出話來。作為宣和帝最寄希望的兩個兒子,無論是誰背叛了大寧,都會是沉重的打擊。

“罷了,你出去吧。”

“陛下,東界離此只有半月的路程,若是調東界大軍回京馳援,必能力挽狂瀾。”安四看著才半日時間就顯得暮氣沉沉的帝王,小聲的開口道。

“你當朕不知嗎?你以為……當初隱山弄得那么大張旗鼓的時候為何駐守東界的十萬大軍會在沒有朕的軍令下后退十里?”

安四聽到這話神情里便現出了幾分不可思議來:“陛下,您的意思是?”

“東界的十萬大軍,從駐守隱山開始就不再聽從皇命了,這是太祖的遺旨,誰都違抗不得。守軍大將只有隱山之主才能調動,就算是大寧滅亡,朕也無權讓那支軍隊離開隱山半步。”

當初太祖在隱山留下的這支軍隊是墨寧淵和百里親手所建,雖只是號稱十萬,但實際上早已超出了編制。天下皆以為那支軍隊是為了將隱山隔離在大寧江山以外,卻不知這十萬大軍就是隱山的守衛者。

說來可笑,大寧皇帝唯一擁有的權利,就是將皇室子孫送入軍中歷練,僅此而已罷了。

安四有些呆滯的看著步入內室的帝王,長久的回不過神來。

十萬大軍只為守護一個虛無縹緲的隱山,那個開創了大寧盛世,名垂千古的帝王在臨死之際,到底在想些什么?

而那個被稱為大寧元后的女子……真的還在世上嗎?

京城被封鎖不過一個時辰,北汗大軍危逼寧都的消息便傳遍了整個京城,百姓人心惶惶,不少大戶都有舉家逃亡的打算,但城門緊閉,硬是沒有一戶人家能逃得出去。與那些心驚膽顫的百姓商戶相比,京城里的豪門世家顯然就要鎮定得多,甚至在第一時間都將自家的護衛紛紛交到了封顯手里來護衛京師。

他們能如此鎮定,一來是因為宣和帝仍留守京城,二來就是至今還不知道逼近寧都的北汗大軍到底有多少,在他們想來,蘭臨城破定是守將之責,大寧京都固若金湯,一定會在勤王之師趕來之前守住。

才不過半日,本來欣榮繁華的京城就變得風聲鶴唳,人人自危起來。

寧淵迷了半天路,踩著月色回到洛府所在的街道時便看到這么一副冷清的景象,她晃了晃手中的酒壇,發現再也倒不出一滴酒,便隨手朝地上扔去。

清脆的抨擊聲在安靜的街道里響起,青色的人影在洛府門前踟躕的來回走著,聽到聲音便朝這邊看來,見到緩步走過來的寧淵,面色一喜,急忙跑了過來。

“洛小姐!”清朗的聲音帶著一絲焦急和驚喜,黑白分明的眼睛也顯得有神了起來。

寧淵不動聲色的看著朝她跑來的青年,想起上次葉韓在竹林里對她問出的問題,挑了挑眉。

難道這種于大街上相遇一見鐘情的橋段還真的有,這人莫不是趕著上門來訴衷情了?

她難得的柔和了神色,溫聲道:“顧易,你有何事找我?”

跑來的男子明顯一愣,道:“小姐識得我?”

寧淵想到于花會中見他時帶著面具,突覺剛才所想實在荒謬,不露聲色的搖搖頭:“我們在東來樓里見過面。”

顧易一聽眼底露出幾許笑意來,但又想到了什么般垮下了臉色,神情也變得分外鄭重,他一邊將身后背著的畫卷解下來,一邊道:“小姐,若非事態緊急,顧易絕不會登門唐突,只是……聽說肖大師和洛小姐交情匪淺,我才會……”

“你說。”寧淵看他神色鄭重,也起了好奇之意,居然是為了蕭韓謹那個老頭!

“晚生極喜外出游歷,三年前入過漠北,到了雅安雪山附近住了一月有余,因地形險峻,曾畫下那里的地勢圖。但半年前再次去雪山時,卻發現雪山山體有些許錯位,甚至地勢大變,因為那里不時會有雪崩,所以當地人都不覺有異,但晚生覺得那山體改變倒不像是天災,反而像是人為。嶺南肖大師熟知雅安雪山的地形,所以回京后我本想向他請教,可始終難以見上一面。今日聽聞北汗大軍危逼京城,晚生便想請小姐幫忙,將這兩幅地形圖交給肖大師,讓他鑒別鑒別。”

寧淵看著遞到面前的卷軸,生出了幾許驚疑來。雅安雪山常年冰寒,就連朝廷也未必會有那里的地形圖,他居然能憑一人之力給畫了下來,這份毅力的確易于常人。更何況,若是真如他所說,北汗人一定是將雅安雪山給挖穿了,否則絕不會有第二條路可以如此悄無聲息的進入大寧。

寧淵朝顧易看了一眼,并未接過他奉上來的卷軸,顧易面色一暗,但仍是固執的不肯動。

一塊赤紅的令牌被扔到了顧易手上,他忙拿穩,抬頭朝前看去,卻發現寧淵已經走到了洛府門口。

“拿著這塊令牌,到宣王府去,蕭韓謹在那。”

“洛小姐,請留步。”顧易叫住準備進府的寧淵,伸出了手中的令牌:“此物太過貴重,晚生拿不得。”

這一看便是云州洛家的令牌,既然已經知道蕭韓謹所在的地方,就不需要這令牌了。

“無妨,拿著便是,你遲早會用到的,就當是我報你引路之義了。”寧淵微微轉過頭,意猶未盡的來了一句:“要知道……我可是從不欠人人情的。”

轉眼間,寧淵便踏進了洛府。顧易一愣,想著說得煞有其事的寧淵,一時硬是沒回過神來。

引路之義,難道是她……想到在淶河邊上冷清寡言的女子,顧易堪堪明白過來,眼底頓時多了幾許詫異和深沉。

他看著手中的卷軸,緊了緊握著的令牌,朝洛府看了一眼匆匆朝宣王府走去。

    1. 玄幻甜寵

      玄幻甜寵小說是女性讀者朋友喜歡的類型,玄幻小說中的男女主角不僅貌若仙人,而且自身都十分強大,秀恩愛和甜蜜的方式更加不同一般。無憂看書網為大家分享好看的玄幻甜寵類小說,包含穿越、女強、爆笑、古代和現代等多種題材類型。...

    1. 玄幻女強

      玄幻女強小說的主角一般都是描寫女主巾幗不讓須眉的故事,更附帶穿 越重生等劇情,讓女性讀者看起來心靈上的震撼與感悟。無憂看書網這里為大家推薦2019年最好看的玄幻女強文,包括穿越玄幻女強、重生女強文、玄幻女強一對一寵文等題材小說的在線閱讀,里面的主角金戈鐵馬...

    1. 古言寵文

      古言寵文小說是深受女性讀者朋友喜歡的類型,該類小說中女主嬌憨或古靈精怪等,深受男主的寵愛,整篇小說都甜寵無虐點。無憂看書網為大家推薦好看的古言寵文小說,小說題材包括有,重生穿越、復仇、權謀宮斗、輕松搞笑、日常種田等等,滿足各類讀者朋友的喜歡。...

    1. 古言虐文

      無憂看書網為大家推薦好看的古言虐文小說,書中的男女主人公愛情故事往往催人淚下,有愛恨交織的虐心,亦有幸福的甜蜜。小說結局有HE好的結局,有情人終成眷屬;也有BE不好的結局,相愛的人無法在一起,只能空守思念,郁郁了卻余生。...

    書友評論

    最新評論

    猜你喜歡

    大神佳作

    三中二10元赔多少元